管家婆今期玄机图

沈家本中國法制現代化先驅

发布日期:2019-07-18 18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01年3月24日,61歲的沈家本路過河南鄭州,拜謁子產(又名公孫僑)祠后,寫下這首詩。此時他剛脫離八國聯軍長達4個月的羈押,准備去西安拜見慈禧太后。

  詩中稱頌的子產是春秋時鄭國名臣,因鑄刑書,被認為是中國歷史上公布成文法的第一人。子產去世時,孔子流淚說:“子產,古之遺愛也。”認為他“有君子之道四焉:其行己也恭,其事上也敬,其養民也惠,其使民也義”。

  沈家本這麼寫頗有深意:其一,鄭是小國,晉、楚兩大強國環伺,子產卻能憑借法治精神,提升國力,贏得列強尊重,這與當時風雨飄搖的清政府的局面有近似處。其二,追思前賢,以寄托胸中丘壑。此時沈家本已為清廷服務37年,始終未得重用,卻不改“以法救國”的理想。

  此詩問世后不久,沈家本被清廷任命為修律大臣,主持清末法律修訂,“中國近代第一法學家”“中國近代法律改革第一人”“中國近代法制之父”從此誕生。

  學者汪漢卿曾說,中國歷史上真正的法學家隻有兩人,一個是唐代的長孫無忌,另一個就是清末的沈家本。

  沈家本,字子惇(音如躉),號寄簃(音如移),浙江歸安(今屬湖州吳興)人,生於1840年。

  沈家本的父親沈丙瑩是進士,本在刑部任職,后外放貴州安順。在當時,安順縣屬窮困、偏遠之地,沈丙瑩恐不便,便將少年沈家本和夫人留在京城。父親去后,全家靠老家湖州的幾畝田養活,生計艱難。

  沈丙瑩后轉任銅仁知府,因與上級不睦,被彈劾去職。1861年,沈家本陪著母親,從京城奔赴貴州,恰逢第二次鴉片戰爭,滿目瘡痍。

  過保定方順橋時,沈家本看到:“啼飢瘦婦還余淚,索食乞兒慣乞恩。”“前者方散后者至,傾囊頓盡錢千枚。”當地人說,這裡小孩剛四五歲,父母就教他們行乞,孩子們“一錢要入手,便向同村驕”。

  1862年,沈丙瑩在貴陽任職,恰逢起義軍圍城,“旬月間,須發皆白”。雖力保城池不失,可第二年正月,沈丙瑩又遭彈劾,隻好保留原職退休。

  清制,官員退休后可蔭一子,24歲的沈家本因此進入刑部,可他僅是秀才,須從書吏做起。見沈家勢衰,京城舊友避之唯恐不及。

  沈家本曾寫《二犬記》,感嘆道:“吾嘗觀世之人,富貴者尊之畏之,且諂事之﹔貧賤者卑之鄙之,且呵叱之﹔不問己之職分居何等,但視人之位分為進退。”

  在《借書記》中,沈家本記錄了21歲到25歲這5年間讀過的書,計348部,多是西方民俗與科學著作,此外還有明末清初啟蒙思想家的作品,平均每月讀5.8部,且不包括科舉用書。

  沈家本科舉之路不順。26歲時,他科舉未中,還寫了《通州試院長戲作四絕句》,開玩笑說:“走馬看花才一霎,漫將命運論文章。”沒想到,接下來10多年,沈家本屢戰屢敗,1879年,他再次鎩羽而歸,寫詩哀嘆道:“漫道塵機無日息,此生終結看山緣。”

  沒功名,沈家本在刑部隻能擔任司主稿、司正主編、秋審處坐辦、律例館幫辦、協理等職。1883年,沈家本以三等第六十二名考中進士,這一年他已43歲了。

  據沈家本的曾孫沈厚鐸先生介紹,按規定,在京官員每年接受“京察”,考績一等可升官,去外地任職。離奇的是,沈家本在得到功名后,10年“京察”,竟無一次列在一等。

  1893年,沈家本准備出門,有人報告說,他被外放天津知府了,沈還以為是開玩笑,直到朋友通知他,要寫謝恩折子,他才知消息屬實,這一年他已53歲。

  在天津,沈家本恰好趕上中日甲午戰爭。李鴻章作為直隸總督,每年一半的時間在天津辦公,日本人要在天津設醫院,李鴻章表示同意,並請日本人吃飯,沈家本作陪,平生第一次吃到了西餐。

  據著名學者李貴連先生鉤沉,其事起於慈禧太后調西北董福祥的甘軍進入北京,歸榮祿節制,以制衡維新黨。甘軍紀律向來較差,經過保定時,營哨官何文海、劉萬喜二人路過北關教堂,問路邊賣瓜小童:“此何處?可進內一游否?”賣瓜小童曰可,二人遂推門入內。堂內工作人員與他們發生口角,繼而斗毆,遂將何、劉捆綁。甘軍士兵聞訊,搶回二人,並搗毀教堂,打傷一名外國傳教士、三名工役。

  沈家本連忙調解,表示願劃撥新址、重建教堂,受傷教士自醫,受傷工役每人賠償百金。沒想到,此事捅到榮祿處。榮祿怕引起糾紛,特派專員來保定談判,除答應重建教堂外,還將每名受傷工役賠償款增加到五萬金。

  沈家本不高興,便提出:劃撥的新址附近有墳地,屬私產,不得佔用。教案了結后,被搗毀教堂原址交還清政府,沈家本發現,院中“活樹一株亦鋸去”。

  甘軍惹禍后,竟不吸取任何教訓,在繼續北上過程中,又在盧溝橋與修鐵路洋人相斗,因“洋人有一小巴兒狗,甘軍索之不與,以致互毆”。最后甘軍佔領鐵路,“鬼子用槍放傷甘勇二人,甘軍群起將車站打毀,槍斃工匠一名,洋人亦受微傷”,導致“洋人全數回津,停工不做”。

  1900年10月17日,八國聯軍佔領了保定,將藩司廷雍、城守尉奎恆、參將王佔魁拘押,曾與沈家本爭執的洋教士杜保祿趁機告狀,稱沈家本“附和拳匪”,沈亦被拘。

  八國聯軍將另幾名清廷官員全部槍斃,槍斃廷雍時,還把沈家本拖上了刑場。據沈的四兒媳趙六茹回憶,沈家本親口說,以為此番必死無疑。

  此時慈禧太后已到西安,急電李鴻章,要求與洋人交涉,釋放這幾人,李回復說:“藩司廷雍、城守尉奎恆,參將王佔魁庇縱拳匪,戕殺教士多人,確有証據,均擬死罪,稟經瓦統帥(即瓦德西)批飭抵償,聞已照西法用槍擊斃。署臬司沈家本留本衙門派兵看守,候發落。”

  為營救沈家本,李鴻章讓人與八國聯軍秘密協商,願以2萬兩購贖,未能成功。在獄中,沈家本得知慈禧太后轉任他為山西按察使,感慨地寫道:楚囚相對集新亭,行酒三筯涕淚零。滿目山河今更異,不堪說與晉人聽。

  因沈家本確無傷害洋教士之實,不久被放出,軟禁在衙門中,第二年2月才獲得自由。離開保定后,沈家本投奔西安,在路上,他寫下了本文開篇的那首詩。

  在西安,沈家本得知老同事趙舒翹被慈禧賜死,憤怒地寫道:“始禍眾親貴,吳國魄應褫。君乃罹此難,系鈴鈴誰解。”

  1901年,清政府啟動“新政”。1902年,發布上諭:“著派沈家本、伍廷芳將一切現行律例,按照交涉情形,參酌各國法律,悉心考訂,盡為擬議,務期中外通行,有裨治理。”這道上諭改變了沈家本的命運。

  清廷重用沈家本,因他在刑部工作多年,著有《歷代刑法考》,是少有的專才。此外,沈家本在辛酉之變中表現忠誠,贏得清廷信任。張之洞、劉坤一、袁世凱三人聯名保舉他,然而,1907年,沈家本拿出修訂的新法后,卻讓他們大吃一驚。

  首先,主張“法律面前,人人平等”,反對等級制度,漢人、旗人犯法同罪。其次,強調司法過程不受干擾,“西國司法獨立,無論何人皆不能干涉裁判之事,雖以君主之命、總統之權,但有赦免而無改正”。其三,反對虐殺。當時清廷普遍採用凌遲、梟首、戮尸等不人道的刑罰, 1905年3月,沈家本提出《刪除律例內重法折》,清廷遂下令“嗣后凡死罪至斬決而止”。其四,主張“人格平等”,反對刑訊逼供。沈家本特意提出:“西法無刑訊而中法以拷問為常,西法雖重犯亦立而訊之,中法雖宗室亦一體長跪。”其五,刪去“十惡”“無夫奸”“通奸”“子孫違犯教令”等禮教綱常的條文。

  沈家本的這些想法大大超越了時代,他主持修訂了《大清民律》《大清商律草案》《刑事訴訟律草案》《民事訴訟律草案》等一系列法典,構成了相對完密的近代法律體系,它高度嚴謹、科學,至今仍有借鑒意義。

  沈家本的修法引起巨大反響,張之洞便怒斥道:“襲西俗財產之制,壞中國名教之防,啟男女平等之風,悖聖賢修齊之教,綱淪法斁,隱患實深。”在張之洞等人堅持下,“留存養親”“親屬相奸”“無夫奸”等罪名又被恢復。

  在原則問題上,沈家本絕不讓步,據他的曾孫沈厚鐸回憶,提交《民事訴訟律》時,見爭議極大,沈家本上朝前在膝蓋上綁了厚厚的墊子,並通知家人,今天如果辦不成事,就不回來了。沒想到,皇帝讓官員討論,自己先退朝了。

  辛亥革命后,袁世凱任沈家本為司法總長,但沈年事已高,且素不擅事務性工作,擬任的副總長梁啟超又在海外,后來又換了幾位副總長,均不甚得力。

  南北和談后,沈家本交接完本職工作,便在金井胡同的家中隱居。這是一座三進院落,原為吳興會館,沈家本於1900年購入,建了一座二層的藏書樓,即枕碧樓,收藏他平生所積5萬冊圖書。

  1913年7月12日,72歲的沈家本先生溘然長逝,留下近千萬字著作,平均每月寫了1萬多字。

  沈家本沒有留學經歷,在與洋人交往中曾經受辱,令人不可思議的是,他以花甲之年,卻能睜眼看世界,勇於突破傳統觀念,打造出真正具有國際水准的法律體系。

  著名法律史專家楊鴻烈評價沈家本說:“中國法系全在他手裡承先啟后。”如今,沈家本先生的故居已經重修開放,它是法律人的又一處朝聖之地,也是中國法治之路的起點。(蔡輝)